零歌

沒錯又是我,沒錯lofter吞文了;o;,所以又再發了一次。
這次換成了拼音,告成大家的不便真的很抱歉!

※you're mine※(上)

*圖文不符
*性描述有
*r18有
*OOC

可接受即請進。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「明天就是那傢伙的生日了啊……」亞瑟看着日曆上的紅圈,仔細地想了想「雖然一定又會被他取笑,但還是送份禮物吧……。」

「Alfred,are you free at today ?」
「No,Arthur,i'm expensive!」
「閉嘴,我問你今天有空嗎?現在、立刻來我家。」
「什麼嘛……亞瑟你好奇怪」
「Come here. Now.」
「是、是。heroooooo來了!」

亞瑟掛了電話,急步往地下室走去。

「阿爾……你一定會喜歡這份禮物的……。」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「Hey亞瑟!hero來了!開門!」

亞瑟停止了手上的動作,從地下室裏跑上來開門。
他一開門,門口的人立刻撲上道作勢要抱着他。
沒錯了,門口這個眼睛漂亮得像海洋一樣的,就是他朝思暮想的人。
「你等會儿,進來記得要脫鞋,我去泡茶給你。」

阿爾弗雷德跟着他進門,脫了鞋子,然后大聲喊道:「亞瑟!Hero想要冰可樂!」

「沒有。別一天到晚喝那些高糖份的飲料,小心喝死你。」亞瑟把溫度剛剛好的水倒進茶壺裏,然后拿了兩個白金兩色的杯子放在托盤上,拿着盤子走了出來。
阿爾弗雷德被他的回答噎住了,一下子說不出話來,于是只好坐在沙發上等着亞瑟。

「要加幾塊糖?還是要牛奶?」亞瑟把盤子放在茶几上,倒了一杯紅茶。
「五塊。」
「嘖,放這麼多糖,難怪會胖成這樣。」亞瑟一邊把糖加進茶裏,一邊抱怨。
「Hero才不是胖!Hero這是強壯!!」阿爾弗雷德聽到亞瑟的說話之後,不滿地為自己辯駁。亞瑟按住了阿爾弗雷德在揮動的手,給了他一杯紅茶。

「對了,亞瑟你叫我來這裏做什麼?」阿爾弗雷德想起了自己來這裏的原因,好奇地問道。「先喝完紅茶再說吧。」亞瑟指了指他手上的茶杯,示意他喝茶。
阿爾弗雷德聽到之後,立刻喝光整杯茶,然後急不及待地問道:「到底是什麼?可以告訴Hero了嗎?」亞瑟微笑着看着他,輕聲地在他耳邊耳語「是你的生·日·禮·物。」
「欸--?Hero要看!快拿出來嘛亞蒂!拿出來拿出來!」阿爾弗雷德抓住亞瑟的手臂,用力地搖晃着。然而亞瑟並沒有回答,只是微笑着看着阿爾。
「亞瑟?亞蒂?……唔、亞瑟……我好睏……好、好想睡……」說完,阿爾弗雷德就直接倒在了沙發上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「啪啪啪……」rou ti撞擊的聲音吵醒了阿爾弗雷德,阿爾弗雷德還沒反應過來,就感到強烈的快感正由tui jian傳上來。「唔……。」不斷地被剌激着,阿爾弗雷德一下子沒忍住,就射出了白色nian chou的ye ti,同時亦感受到一股熱源在自己的肚子上散發開。
「哈啊、阿爾……你終於醒了……。」聽到熟悉的聲音,阿爾弗雷德打開眼睛一看,驚訝地發現亞瑟正坐在自己身上,hou xue還在tun tu着自已的fen shen。
「亞瑟?你怎麼了?!為什麼你、我會……?」忍耐不住自己的驚訝,阿爾弗雷德大聲問道。「你看不出來嗎?我們在zuo ai喲……。你知道嗎、?我一直都很想這樣做、很久了……哈啊、好棒……」亞瑟大口地喘着氣,享受着gao chao後的餘韻。
「亞瑟你在胡說什麼!」阿爾弗雷德嘗試站起身,卻發現自己被鎖在了椅子上「快放開我!」阿爾弗雷德用力地掙扎,可惜於事無補。
「不,我要你永遠eyes on me。」亞瑟張嘴han zhu了阿爾弗雷德的fen shen,有技巧地tian nong着。
「唔……亞瑟……」溫熱的口腔為阿爾弗雷德帶來強烈的kuai gan,阿爾弗雷德無力地掙扎着--只要再幾下,他就要she jing了。
亞瑟沒有理會阿爾弗雷德的掙扎,繼續tian nong着對方的fen shen。突然間,亞瑟發現口中的fen shen漲大了一圈,並不停地抖震着。「唔……!」他還沒來得及反應,口中就已經被jing ye填滿了。
「亞瑟……可、可以放開我了吧?」
「不行,我剛才已經說過了,我要你永遠eyes·on·me。」亞瑟臉上露出的溫柔笑容,在阿爾弗雷德眼中卻那麼的可怕。

亞瑟轉過身向門口走去,阿爾弗雷德脫口而出地叫了他的名字,亞瑟轉過頭來,露出那個「溫柔」的笑容「要乖乖地等我喲。」

「啪。」門關上了,地下室只剩下一遍黑暗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tbc.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大家好這裡是零歌:)
這遍文章是米英、是米英、是米英
很久沒寫文了而且這是第一次放到這邊,請多多指教。
H的部分寫的不太好請見諒。
以及求指點及評論。
下的部分會在一個星期內放上來。

以上!

「奉女王之命。」金髮綠眼的少年單膝跪在女王面前,向對方行了一個標準的吻手禮「大英帝國,永不滅亡。」